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狼人斯的殖民地

If u want something , go get it.Period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Yi Yi   

2007-11-15 15:25:22|  分类: 音形狼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昨晚看的是NANA,今天想的是YiYi



看到网上好多人在猜测《一一》这个名字的来源,片子的英文名叫a one and a two... ,后面是省略号,似乎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这个解释是最合理的,但这样的说法成立的前提是必须有个“一”,也许一一说的是一件一件事情的累加,起点就决定终点,这似乎是命,仔细听,杨德昌在预告片里面灌制的主旋律就是《命运》。
我想还可以多加一个猜测,“爸比,我们是不是只能知道一半的事情。我只能看到前面,不能看到后面,这样,不是就有一半的事情看不到了吗。”看得到自己的你,和看不到自己的你,也能各自充当一个一吧。

喜欢台湾导演的作品,是因为文字。
台湾似乎是对文字极其敏感的地区,他们都在用力求最简洁的口语里面直白表达最深刻的含义,如同跟前一碗清澈见底的清水,咄一口,赫然发现里面竟可以有酸甜甘涩苦辣。
是说人话的电影。

(一)
”我下楼是来作甚么了?“
“我回家是来拿什么了?”
 “怎么跟妈讲的东西都是一样的,我一连跟她讲了几天,我每天讲的一模一样。早上做什么,下午做什么,晚上做什么, 几分钟就讲完了。我怎么只有这么少。“
“我觉得我好像白活了,我每天像个傻子一样,我每天在干什么,假如有一天我要跟妈一样...'”

发现自己间歇性短期失忆症愈来愈严重了,所以经常会问自己目前手头上做的某件事情的原因,问得越多,越心寒,问越多,越茫然。
以至于,下班一回家,就忘了今天做过什么事。
以至于,到了年底,就记不起自己自己今年究竟做了什么。
肯定是做了些什么的,肯定是做了很多的,但只落个忘记。
也许是只有在人生被突然事件阻滞的时候,人们才会停下来思考人生意义的问题,衡量自己最初的目标和现在的处境。
我也得想想自己是不是白活了。
也许,回头把这个想法也忘了。
  
(二)
“爸比,我看到的你看不到,你看的我看不到,我怎么知道你在看什么呢”
“可是,我们不是有照相机么”
 于是,那个孩子每天拿着相机到处拍,拍尽每一个角落。
“爸比,我们是不是只能知道一半的事情。我只能看到前面,不能看到后面,这样,不是就有一半的事情看不到了吗”
于是,他开始拍路人的后脑勺。他说别人都看不见自己的后面,于是他拍给他们看。

看过片子后有一次我背对着厕所的大镜子扭头看自己后脑勺。
眼球最大限度往眼角钻,
也只能看到侧脸。
还有一半自己看不到,真好,至少可以始终抱有期待。
小时候看变形金刚的时候就一直幻想自己有前后两面,正面代表正义,后脑代表凶残。想象生命的绝大部分时间用正面待人,但对付让人忍无可忍的坏蛋,脖子就会180度扭转,把坏人杀光光。
现在也是这么想。

我完全是因为这句话的吸引而看这部电影的。每件事自己都在尽力作好,但始终会有人误解或曲解。不想理会却又不能不理会。
太多事情不是自己能控制的,人力所能至的最大份额只有一半,另一半,是别人的。


(三)
“有时候觉得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,都觉得一点把握都没有。会觉得,好不容易睡着了,干吗又把我弄醒。然后再去面对烦恼,一次又一次。”
“你不在的时候,我有个机会去过了,一段年轻时候的日子。本来以为,我再活一次的话,也许会有什么不一样。结果……还是差不多,没什么不同。只是突然觉得,再活一次的话,好像……真的没那个必要,真的没那个必要。”
NJ,中年困惑的男人。日渐平淡的生活,充满压力的事业,还有越来越冷淡的婚姻。那一场日本的出差,好似回到与初恋女友的高中时光。他说我再没有爱过其他人,但是我不会离开我的家庭。了结,心安。

我试过被烦恼惊醒。
也试过醒来的第一个念头就被苦恼侵袭。
最狂妄的侵略者是后悔。
我竟阻挡不了这帮狂徒的偷袭。
在废墟后,重新收拾残局。

  
(四)
婷婷的第一次恋爱是悲剧的。像许多别的失恋一样,第一封情书,第一次牵手,第一次接吻,直到第一次分手。她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,为什么世界不像她想象的公平。
但是背叛她的胖子才是最悲剧的。就连他说那么美的话,听起来都好像悲剧——
“没有一朵云,没有一棵树,是不美丽的。”

发现身边竟然就有北一女的朋友。北一女确实是一所很出名的高中,但在台湾人眼里,也只是一所高中。
婷婷的初恋,像极了《天黑黑》里面的词,
“....我以为这就是我所追求的世界,然而横冲直撞,被误解被骗....”


(五)
大田。他弹钢琴的时候我想起久石让。相信这个男人有着孩子般纯净的心。喧闹的酒吧里他只顾安静的弹琴。他和NJ相识不久,却犹如挚交。他对NJ的初恋女友说”I know you,you are his music“.
他们充满共同语言,关于音乐,关于人生。却唯独不谈生意。

兴趣果然是拉近距离的最好方式。总能在朋友身上找到某种相似,或是干脆看到自己的影子。假如你们爱同一个作者,假如你们爱同一支乐队,假如你们爱同一部电影,那么恭喜。
人就是音乐。
在KTV唱歌,总会有那么一首歌,写的是那时的自己。



(六)
 "婆婆 对不起。不是我不喜欢跟你讲话,只是我觉得我能跟你讲的你一定老早就知道了。不然,你就不会每次都叫我听话。”
“婆婆,我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,所以,你知道我以后想要做什么吗?我要去告诉别人他们不知道的事情,给别人看他们看不到的东西。这样一定天天都好玩 。"  ......
"婆婆 我好想你 。尤其 是我看到那个还没有名字的小表弟,就会想起你常跟我讲你老了。我想跟他说,我觉得我也老了"
我想说,我觉得我也老了。

我已老很久了。
想老爸,和外婆了。
 
  


今早收到情报,下周会有三个新brief进来,又是那个最棘手的brand team, 恩。。。再享受多两天阳光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